? 225、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- 影帝重回十八岁全文免费阅读 - 新笔趣阁 体育彩票365是正规的吗_365体育投注网站会黑钱吗_365体育 安卓
?新笔趣阁 通过搜索各大体育彩票365是正规的吗_365体育投注网站会黑钱吗_365体育 安卓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体育彩票365是正规的吗_365体育投注网站会黑钱吗_365体育 安卓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!

期末考试结束后,王宇和罗飞轩连寝室没回,拿起包就出了校门,坐上经纪公司的车直奔机场。

他俩可没有宁远的待遇,这一年来,除非身体原因可以请病假外,不准外出拍戏。也只有寒假,他们有时间拍了一部戏,其他时间顶多周末参加一些商业活动或者广告代言。

对于经纪公司来说,这一年的损失可就大了,但他们也没办法,因为必须得秦莉首肯,除非像梅婷那样退学。

即使经纪公司想接戏,找到学校,但秦莉也不同意:

“他们现在的表演,更多还是流于表面,要学的还有很多,先老老实实在学校待一年再说。”

罗飞轩不服气了:“那凭什么宁远就可以请假,而且晚上还不回宿舍。”

的确,只要晚上有话剧演出,宁远一般下午下了课就跑了,这大半年来,宁远住宿舍的机会少得可怜。

但有一点,除了去年年底去霓虹国,以及今年年初趁着他们课外实践的机会请假去宣传外,正式上课的时间,宁远极少请假。

所以,秦莉平静的看着罗飞轩道:

“按说……你上课的时间比宁远多吧,那为什么宁远门门课程分数都比你高?不说表演,就说其他方面,台词、声乐、形体,甚至语数外、思修这些基础课程,都比你高?”

罗飞轩:“……”

这特么就扎心了!

而秦莉再次扎刀子:“再说了,宁远晚上是去干嘛?去演话剧!去哪儿,华夏话剧院!”

“我们华戏的主要培养方向,就是话剧的舞台表演,这就相当于宁远还在上课,而且还是真刀真枪的实践课,演的不好底下观众会把他轰下去!”

指着罗飞轩,秦莉道:“如果你也是去演话剧,不说去华夏话剧院这样的最高殿堂,随便你去哪儿都行,而且也不说晚上不回宿舍,就算你不来上课,让我批你的假,都行,可是你自己看看,你是去干嘛?拍戏!”

“关键拍的都是什么戏?都是一些烂俗的、没营养的,也不需要什么演技的戏,这样的戏拍来干什么?纯粹就是捞钱!”

“如果你想拍戏,那就不要来学校了,要是想继续留在学校,这种戏就不要接,至少也要接点有内涵,对你自己有挑战的戏,比如宁远那部电影那样的。”

罗飞轩,和他的团队面面相觑。

当初参加艺考的时候,罗飞轩风头无两,宁远在他面前只能是配角,但一年半以后,宁远已经成了罗飞轩需要仰望的‘大腕’!

尽管宁远到现在为止,只有两部电视剧一部电影,连罗飞轩作品的零头都不够,但偏偏每部都是一个顶十个的王炸!

还珠不仅在国内火,在亚洲也风头无两,让宁远收获金雕奖最佳新人,声名鹊起!

少包虽然暂时没得奖,但也让宁远风头更劲,坐稳了一线小生的位置。

而电影就更不用说了,墙内墙外两开花,国内票房五千万,国外过亿,拿奖更是拿到手软,连国际A类的江户电影节,都拿到最佳配角,在霓虹国的名气也不输于他们本土的明星。

在今年霓虹国几家杂志联合发布的一个榜单里,子榜单的华夏最喜爱明星,宁远位列前十,跟李晓龙、程龙、李莲杰和张国容、孟颜他们并列。

就算是少包,据说今年的金雕奖铁定有不少提名。

基本上宁远一步一个脚印,每部作品都能拿奖,这是什么水平?

而实际上,还珠和少包都是入学前拍的,真正在大一拍的也只有一部电影。

于是,秦莉也对罗飞轩他俩的团队道:

“如果你们能帮他们接到这样的戏,而且是有分量的角色,我当然没问题。”

他们的经纪人都傻眼了。

这特么不是难为人么?我们哪有文艺片的资源。

更何况,这种电影如果一开始找到罗飞轩他俩头上,他们的团队估计还看不上。

没钱、没大牌,也没大导,就一个小团队,而且片酬少,周期长,除非实在没戏接才会稍微考虑一下,但最后的结果,肯定也是拒绝。

宁远当时拿的片酬是两万,毕竟总投资才二百万出头,就算是罗飞轩那时候名气比宁远大一些,但也不可能多给多少。

而他们要是拍电视剧,同样的时间至少是十倍的收入。

寝室里走了两人,宁远倒没有急着走,而是跟班赞约着一起吃个饭。

吃饭的时候,邓朝打来电话,听语气挺郁闷的,于是宁远就叫他过来一起。

“好不容易拍了个电视剧,还是男一号,结果现在演完了,也制作完了,却愣是没找到下家,播不了,你说这倒霉催的。”

邓朝闷头喝了一小杯酒,56度的红星二锅头,入嗓辣喉,刺激得他“嘶~”的倒吸一口空气,然后直砸吧嘴。

宁远哭笑不得:“喝不了白酒就少喝点,不装哔能死?”

说着,他把一瓶燕京啤酒递到他面前:“这么热的天,就该喝这个。”

邓朝讪讪的接了过来,而宁远问道:“什么戏?”

“一个农村题材的,叫《黄沙下面是沃土》,我演的还是一个反派。”邓朝边倒酒边道。

宁远脑海里搜寻了一下,还真有丁点记忆,显然,这剧后来播过。

于是宁远笑了笑:“急什么,我那部电影,一开始不也在国内没一家院线愿意买,可现在呢?不卖得票房爆炸?”

邓朝一怔,然后双眼亮了起来:“你是说以后还有戏?”

“那是,我相信你。”宁远笑道:“别急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我爸告诉我的。”

宁远不急,那是因为他对未来二十年了如指掌,但别人就没有这个先见之明了,所以小虎队有了那首《庸人自扰》。

倒是班赞是个例外,总像是没有忧愁烦恼一样,不疾不徐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。

不过班赞现在也有些郁闷了:“小远,以后咱吃饭能不吃大排档吗?”

宁远大概猜到了,而邓朝还好奇道:“咋了?”

“这么热的天,就一个风扇,在屋里热呀!”班赞一边抹着脸上的汗,一边幽怨的道。

“哈哈哈哈!”邓朝和宁远都笑了起来。

这也是无奈之举,要是在外面,他们别说吃饭了,估计能被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,即使这样,他们出来的时候还是被认出来了,然后三人撒丫子跑。

跑出一截后,邓朝忽然回过神来,对班赞道:“咱俩瞎跑个什么劲儿啊,又不是追我们!”

“对呀!”

于是,他俩不跑了,看着宁远一个人跑回学校。

大一生活,就这么结束了,7月13号一大早,宁远出现在京郊的那家戒独所。8)

章节有问题?点击报错!